宁波南头汽修网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菜鸟将推动全球跨境物流向全球供应链升级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5-29 13:09

  2013年3月,俄罗斯邮政因为全球速卖通大促而爆仓,其CEO被政府撤换。2015年6月,在俄罗斯信息部长撮合下,俄罗斯邮政与菜鸟开始进行合作。到2016年11月,俄罗斯邮政开始脱胎换骨,年跨境包裹量从三年前的3000万上升到了2.3亿,其中80%来自速卖通,在俄罗斯前20个城市,80%的用户15天就能收到来自中国的包裹。现在,这个周期缩短至5-7天,不久的未来更会有突破性的速度。
 
  菜鸟速度让瓦西里耶夫看到了背后的深意,“我们为国际业务制定的首要目标是,确保消费者能明确感受到收到包裹时发生的剧烈变化。”在技术和资本的加持下,中国的物流业态已经日渐成熟,“中国的快递服务应该是全球最好的,中国的消费者享受的服务,也是全球最好的,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做不到这样一个服务。”关晓东认为,未来三到五年,菜鸟在全球物流行业的发展趋势是,“可能会独占鳌头”,“中国的物流公司会在全球版图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现在大家看到全球四大物流公司中,中国已经有一席了”,而菜鸟会集中展示自己的技术自信和模式自信。
 
  我们在莫斯科地标性建筑堤岸大厦见到了菜鸟俄罗斯大区总监瓦西里耶夫。他告诉我们,菜鸟正在与俄罗斯当地的合作伙伴和航空公司进行深度沟通,“确保他们能在48个小时内交付”,“48个小时内完成所有包裹从中国到俄罗斯的终端环节。”
 
  这对俄罗斯物流体系而言是一个革命性的时刻。瓦西里耶夫说,“过去四年,菜鸟给俄罗客户带来的改变和价值是让人难以置信的。”
 
  “把整个俄罗斯邮政体系进行了一次重构,”关晓东知道“重构”意味着推倒、重来,这对一家政府拥有的巨无霸机构来说并非易事。“俄罗斯邮政是有着四五十万雇员的一个庞大体系”,虽然它拥有四万两千个分支机构,能够到达俄罗斯最远的西伯利亚地区,但它的配送网络按照区域划分,对提升物流效能有很大的阻碍,内部信息化程度也非常落后,“(菜鸟要做的)就是让包裹在俄罗斯每一个地方都有更多的确定性。”
 
  “我们让不同的交付阶段确定下来”,“整合了所有包裹,开始做精细化分拣。”瓦西里耶夫服务过不止一家中国公司的俄罗斯业务,他认为菜鸟在做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关乎“未来10年的市场。”
 
  信心对瓦西里耶夫而言尤为重要。菜鸟在俄罗斯市场开始以更为灵活的方式为其提高效能,“我们开始整合像DPD这样的本土大型快递公司”,“我们也打算开辟区域仓库网络。”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伟大的事,因为有了稳定的物流体系和服务,“人们可以把速卖通视为一个可以买到所有东西的地方”,菜鸟提供最坚实的保障。他没有告诉11岁的女儿他在这家中国公司工作,但女儿选择了速卖通作为唯一的网购通道。
 
  瓦西里耶夫常常听马云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从物流角度来说,我们已经这么做了。”2015年,菜鸟在俄罗斯开发了“无忧物流服务”,“这意味着卖家不必做任何事,我们为他们做了一切,我们分拣、做标签、做出口等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们也为他们提供保险”,“我们希望卖家只关注并做好销售这一件事。”
 
  瓦西里耶夫相信这家来自中国的伟大公司能做到。因为他们正在改变俄罗斯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原先,俄罗斯市场80%是货到付款”,这被每一个俄罗斯消费者认为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但在一年半前,“我们开放了移动支付,这是百分之百的预付款。”瓦西里耶夫说,当时没有人相信它能成功,“但它最后还是成功了。”
 
  菜鸟要在这张覆盖全球的物流大网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万霖为“这张网络”推演了菜鸟的深度进化,它通过全球智慧路由,连接起了国际仓储、国际运输和配送以及海关商检。包括GFC全球履约中心仓(Global Fulfillment Center,简称GFC仓)、EWTP超级物流枢纽、定期专属洲际航线等方面的快速推进。同时,菜鸟搭建的全球物流网络平台上也聚合了近百家国际物流合伙伙伴。对于菜鸟来说,下一步就是在既定的格局内继续深耕细作,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到目前为止,菜鸟已经在洛杉矶、马德里、法兰克福、悉尼、奥克兰、首尔、大阪、香港等地布局了10个全球订单履约中心。
 
  菜鸟GFC仓与初级的海外集货仓不同,海外商家可以通过GFC仓进行就近补货,消费者可以向GFC仓直接下单。GFC仓整合了消费者的交易、支付和物流信息,能够将进口商品递送时间从两周缩减为5天。并且,消费者可以实时查看GFC仓发出的货物的订单揽货、入库出库、干线航班、转关清关等信息。
 
  菜鸟通过技术打通了GFC仓背后的语言、贸易和清关等障碍,提升了跨境电商的购物体验和物流效率。关晓东说,“未来的物流将跨越国与国之间的壁垒,我们希望构建一张没有国界、自由流转的72小时全球物流网。”俄罗斯邮政副总裁谢尔盖从一开始就代表俄罗斯邮政与菜鸟进行具体的数据对接、系统重建,“今年的包裹数量比去年增长了40%,而且去年也比前年增长了40%,我们的任务是和菜鸟一起努力,以更积极的合作应对包裹增长带来的压力。”他预计,“未来的俄罗斯市场会有更迅猛的增长”,菜鸟也已经成为他们的头号合作伙伴。
 
  “(俄罗斯物流)整个网络重构了,它们现在到任何地方都有一个相对比较确定的服务时效。而且信息化基本已经达成,这就是菜鸟在里面扮演的一个角色。”关晓东提及的“角色”意识已经成为菜鸟的共识。
 
  唐韧,“乘风破浪”菜鸟网络海关清关技术对接人。他喜欢有挑战的事。去年迎战“双11”做海关项目的时候,同事对他开玩笑说:你订的是自杀式KPI    图 / 朱丹阳  唐韧,“乘风破浪”菜鸟网络海关清关技术对接人。他喜欢有挑战的事。去年迎战“双11”做海关项目的时候,同事对他开玩笑说:你订的是自杀式KPI    图 / 朱丹阳
 
  对“自由流转”这四个字,唐韧也深有体会。自从2008年加入阿里,他一直在中后台系统开发岗位。2016年10月,唐韧加入菜鸟,“以前台的角度去看系统开发,去看看前台业务怎么做”,这在唐韧看来是直面“商业”这个战场。他为菜鸟解决了海关系统的对接与开发,真正打开了“自由流转”的关键阀门。
 
  去年11月3日,菜鸟首个eWTP级物流枢纽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成功落地。该项目成为菜鸟全球智慧物流网络在东南亚地区的桥头堡。在eWTP级物流枢纽背后,更为庞大的是菜鸟构建的本地化仓配体系和物流网络体系。
 
  菜鸟通过与阿里投资的本地化电商平台Lazada以及马来西亚邮政、新加坡邮政合作,构建起了链接中国与东南亚的物流网络。同时,菜鸟在东南亚已经布局了数十个物流仓库,覆盖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度等重要区域。
 
  去年双十一,Lazada高层专程到了杭州,与菜鸟进行仓储管理系统的对接,“我们把它所有仓库系统全部迁移成我们的一个打包系统”,成为整体全球网络的一部分。菜鸟团队也在帮助Lazada在当地拿地建仓,“进行下一步物流技术的升级”,万霖看好Lazada的本地化能力和经验,“双方能够充分的协助和赋能,而不是重复建设”,“对菜鸟来说,是组合成一张高效的全球网络。”
 
  国内地方政府也在抓紧eWTP口岸试点建设。今年1月,杭州政府也开始加快推进eWTP杭州实验区建设进度。逍遥子曾表示,eWTP的核心是“e”,必须每个国家、每个口岸都建立电子化的大数据驱动的“单一窗口”。随着马来西亚eWTP级物流枢纽的建成和杭州eWTP杭州实验区的推进,未来可以向世界其他地区快速复制。
 
  同时,菜鸟开始建设定期专属的洲际航线。这是基于关晓东加入菜鸟后与万霖讨论最多的事,“怎么提升服务,怎么提升国际物流效率。”当跨境电商这部分可以实现“到欧洲国家平均十天的效率”时,关晓东提出了更加苛刻、但也是性价比最高的时效,“五天”。
 
  “五日达”与“十日达”完全是不一样的运营模型,“物流最主要的就是组网,从揽收到干线到末端,包括中间的这条链怎么组织是最优的?”为了达到这个效率,菜鸟开始建立“全球骨干网”,“帮助我们更大地把业务量聚集在一起,通过业务量的聚集我们才能够实现经济效益,才能够提升(效能)。”
 
  菜鸟现在有一百多人的团队负责骨干网的搭建,通过航空链路、洲际航线组建枝干,加上末端的配送网络,其中运用菜鸟先进的数据化运营能力,实现全链路参与骨干网络。
 
  到目前为止,在菜鸟的全球物流骨干网上,有一百多家国外物流公司在进行合作。全球最大的邮政体系万国邮联也是菜鸟的合作方,全球最大的物流公司、快递公司、本地化末端公司都是菜鸟的合作方。
 
  这张已经成型的全球智慧物流网络已经开始发挥自我价值。2018年5月18日,菜鸟发布了“不断电计划”,产品在海外生产后,商家便将货物交给菜鸟,通过数据预测随时将商品从海外送入中国,从而大规模减少缺货断货的发生概率,保证消费者的购买需求。这个计划,进一步提升了购物体验,并降低了供应链成本。
 
  全球布网的技术自信  下篇
 
  平台链接者
 
  菜鸟布局全球智慧物流网络的底气在于其在中国本土市场上的成功。
 
  到目前为止,菜鸟已经通过电子面单、智能分单、超级机器人仓库、末端配送机器人等技术,搭建起了一个智能化与自动化的物流网络。它展现了未来全球物流行业的远景。其在本土市场打磨出来的成熟经验复制是构建全球智慧物流网络的基石。
 
  从菜鸟成立之初,打造智慧物流网络的初心就始终没有变过。2013年5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银泰集团、复星集团、中国邮政集团、中国邮政EMS、顺丰集团、天天、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宅急送、汇通,以及相关金融机构,合资共建菜鸟,它的任务是建设“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
 
  马云在菜鸟成立时就给团队设置了员工人数的上限,他认为,菜鸟要成为一家数据公司,而不是一家物流公司,它的人数上限不能超过五千人。
 
  中通董事长兼总裁赖梅松当时也在深圳参加了菜鸟成立仪式。他清楚地记得马云在现场向合作伙伴传递的一个理念,“菜鸟的出发点是帮助物流企业提升效益。”这让他在内心深处认可菜鸟的平台模式。